是你们,让这一本殿堂级杂志倒闭了

X.J 2018年03月13日 16点33分

先询问一下在座的各位,你们一天会花多少时间用在玩手机上?如果将时间拉到十几年前,手捧杂志的时间又会是多少呢?

 

说到这个问题,我相信大家的答案应该是默契十足,大差不差。

 

 

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曾经有着醍醐灌脑,锵锵有力般的文字随着互联网的冲击也变得不再有书香味,“可怜的纸质媒体” 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揉成纸团的命运。而这些,跟我们都逃脱不了干系

 

 

就在昨日,音乐杂志 《NME》 宣布停止纸质版的发行,全面转移至互联网。该杂志的妥协,再次验证了传统媒体走向衰落的事实

 

 

 

 

归根结底,杂志并不属于这个时代

 

杂志的衰落的确与互联网的冲击有很大关系,但归其根本还是因为传统媒体与当下人们的状态有着巨大的 “矛盾”,而 《NME》 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诞生于 1952 年的 《NME》最初是一份音乐报纸。与此同时,它创建了第一份英国单曲排行榜。凭借着准确的定位,《NME》很快就成为了全英发行量最大的音乐刊物之一

 

▲ 自 《NME》 发布首张英国单曲排行榜距今已有 66 年,此图是单曲排行榜的第 1 号

▲ 1975 年的英国单曲排行榜

 

但 70、80 年代杂志之间的竞争你们是了解的,这也预示着它未来之路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确,到了 70 年代,由于没有跟上摇滚乐的发展,《NME》 很快落后竞争对手,以致于面临倒闭的风险。

 

▲ 1988 年 《NME》杂志

 

▲ 1994 年 《NME》杂志

 

▲ 1995 年 《NME》杂志

 

所幸的是,新上任的主编 Alan Smith 力挽狂澜,将这本音乐杂志转向了更为激进的地下音乐。到了 80 年代,伴随着音乐革命的出现,朋克、华丽摇滚也渐渐从地下浮出,第一个吃螃蟹的 《NME》 凭借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终于将处境扭转乾坤。

 

▲ 1968 年,编辑 Alan Smith 当时撰写的文章

 

另外,新颖的写作手法也是令它受到追捧的原因。那些 《NME》 的记者们经常跟随着乐队巡演,并与偶像歌手们零距离接触,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明星跟拍。所以他们的文章大都是以第一人称视角撰写,让那些感兴趣的读者们在阅读时更有代入感,也更加具有私密性。

 

 

在音乐发展史上最重要的 80、90 年代,《NME》 可谓是响当当的见证者,见证着各种音乐流派的诞生,也见证着无数的音乐革命。它曾经战胜了自己,也战胜了风云多变的潮流,但在当下却输给了这个时代。

 

互联网兴起之后,资讯如洪流般涌过,多到可以 “溢出” 屏幕,多到让 《NME》不知所措。事实证明,它做什么都是徒劳的。本身引以为傲的 “明星跟拍”,也因为明星常常将第一手消息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并与粉丝互动,瞬间没了卖点。

 

▲ 《NME》 现已全面转移至互联网,在官网可以看到内容包含了音乐、食物、影视等。

 

2008 年,英国《卫报》还 “火上浇油” 的指出,杂志 《NME》 太固步自封了,整天报道那些小众音乐人,究竟谁愿意看你家的文章?

 

再加上形式所迫,错误的声音导致它错误的决策,最终导致错误的后果。 2015 年 9 月,《NME》 以 Rihanna 作为封面,这也意味着它将改头换面接受流行音乐。熟不知,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抛弃了那些曾经拥护它的死忠粉。

 

 

更为致命的是,从 Rihanna 那期开始,这本杂志开始以免费的形式发行,尽管当时的数据显示,首周发行量达到 307217 份,超过了当年 The Beatles 时代最高发行量,但这样的数据显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毕竟免费的谁不会要?

 

▲ 写着 “FREE” 字样的 《NME》 摆放在超市一角

 

之后,随着印刷的成本越来越高,以及纸媒早已不是广告商的首选,不堪重负的 《NME》 最终还是选择将纸质杂志关闭。

 

 

 

杂志的衰落,是我们的不幸,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NME》的停刊,只是众多优秀杂志下架的其中一位。像早前令许多人顶礼膜拜的 《COLORS》 也避免不了最终停刊的命运。

 

 

但你们曾否想过,结束了杂志光辉时刻的刽子手究竟是谁呢?

 

互联网?新媒体?其实都不是。

 

 

互联网没有错,新媒体更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管怎么说,无论是杂志还是新媒体,终归而言只是文字的载体,对我们阅读文字汲取养分真的会有很大影响吗?。

 

那我们又错在哪?

 

 

错在我们的喜好、想法太过雷同,错在我们缺少了对深层次追求的好奇心。我们宁愿多花点时间追求明星八卦,也不愿意静下心来想想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宁愿将时间浪费在睡觉、打扮上,也不愿意耐心的将一篇文章认真看完。

 

所以也不难发现,那些坚持深度内容的新媒体,貌似并没有从互联网快速发展当中获得多少红利,反倒是某些 “心灵鸡汤” 、“娱乐八卦” 的内容更能获得大众喜爱。当大众指着鼻子向新媒体骂道,肤浅又不专业时,有没有想过谁才是这些 “粗制滥造” 的新媒体们的温床?

 

 

这让我想起了已经停刊的 《FRUiTS》 ,这本杂志以街拍女性而闻名。如果你曾有幸看过这本杂志,你会发现里面女性的着装是如此的鲜明而富有特点,而这也确立了《FRUiTS》在日本潮流的地位。

 

 

但在最后停刊时,创始人青木正一时说道:“以前,我们一天能够拍到两三张照片,现在有时候一天一张都拍不到。这让我觉得糟透了。感觉目前年轻人没有什么原创感,非常普通,去店里看也是差不多的衣服”。

 

▲ 青木正一

 

不可否认的是, 《FRUiTS》 停刊大都拜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软件所赐,但青木正一说的一席话,应该才是现象背后的本质吧?

 

 

 

 

 

时代创造了许多东西,但同时也摒弃了很多事物。我们所熟知的磁带、BB 机等等,它们的消失的确是代表着一种进步,也足以让我们去怀念。但你可千万别把杂志列入你的 “怀念名单” 里,因为它不仅是几十页的油墨纸,它还警示着我们要对一切事物保持足够的好奇心以及持续探索的恒心

 

同时我也在想,到底又会有多少人会将这篇文章看到最底部呢?

 

标签: FRUiTS NME